当前位置:
首页 > 智慧生活 > 如何最好地管理人民币贬值

如何最好地管理人民币贬值

哎喲喂:一年前,中国还在庆祝人民币赢得国际地位。当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决定将人民币纳入其储备货币篮子,这对中国改革派官员来说是一次胜利,他们以人民币与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同列IMF储备货币所能带来的声望为由,劝说共产党领导层接受市场改革。

形势变化让IMF关于人民币“可自由使用”的判断显得牵强。在过去十年中,人民币持续升值吸引了大量外国资本流入中国。如今,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企业债务堆积如山、资产价格泡沫反复出现以及习近平主席发起反腐运动引发了种种担忧,造成了资本外流的局面。

今年1月至10月,中国资本净流出估计约有5300亿美元。针对这种状况,北京方面采取了临时资本管制措施,并进入外汇市场干预以阻止人民币贬值。结果人民币仍然不断贬值,这让企业和个人更有理由将资金转移出境了。

如何最好地管理人民币贬值

中国政府可以通过一次性大幅贬值来解决这一问题——或是采纳自由浮动汇率制,效果相似。理论上这将可以阻止资金外流,因为投资者不再预期人民币会继续贬值。无需再消耗外汇储备,人民币就能企稳。

这种解决方法有很大风险。首先是政治风险。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威胁要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并试图将自己的政策建议对美元汇率造成的影响归咎于北京方面。现在让人民币汇率自由浮动将为新一届美国政府提供口实。中国最近的干预是为了支撑、而不是压低人民币的事实在政治上无关紧要。

第二,如此激进的举措可能给中国及其地区贸易伙伴的经济带来不稳定。急剧贬值可能幅度过大。亚太地区的大量美元债务一夜之间将加重很多。而且这种做法或许无法奏效。只有投资者确信贬值是一次性到位的,资本流出才可能停止——贬值幅度太小可能激起对进一步贬值的猜测;贬值幅度太大可能引发恐慌。正在实施的“肮脏浮动”(dirty float,亦称“有管理的浮动”)就眼前来说可能是最佳选择。

中国政府在外汇储备、经济效率及改革议程方面付出相当大的代价进行干预,以减缓人民币贬值势头。相比今年初和2015年年中震惊全球市场的人民币急剧贬值(伴随对中国央行政策的困惑以及对经济增速放缓的担忧),眼下的情形还不那么令人恐慌。

不过,理想的情况是人民币汇率能够尽快平稳地达到一个更可持续的水平。只要人民币人为地保持强势(或弱势),中国的资本账户就会持续遭受压力。

因此,北京应避免收紧已经实施的资本管制措施。针对出境游、海外留学或国际地产投资的限制措施尤其令人担忧。当务之急是解决不利于资金流入的根本问题:负债累累且缺乏竞争力的国有企业、脆弱的银行业体系、波动不定的房地产市场以及经济民族主义政策。

同时,希望华盛顿能够认可北京在支撑人民币汇率方面的努力,而不是进一步加剧双方关系的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