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24, 2020

”人工造人“现有三种方式,其中一种,已在中国广泛应用!

据悉,截止到2018年7月,中国“人造生命体”领域论文数量已位居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占全球论文总量的10.61%。 合成生物学在国内的发展可追溯至2008年,比欧美国家晚6年左右。早在2016年6月2日,国际科学家就宣布筹资1亿美元启动“人类基因组编写计划”(GP-write),目标包括在10年内合成一条完整的人类基因组,而“国际基因组编写计划•中国”(GP-write China)这一计划已于2017年12月2日就在深圳正式启动。 那么“人工造人”是不是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其实,目前的“人工造人”主要是指理论上的三种方式:

第一种是指以胚胎分离法或者细胞核移植法等克隆人技术制造人类,技术上可以实现,但是法律上尚不允许;

第二种是指“人造生命体”领域的“合成生物学”技术,技术上正处于发展阶段,法律上也不允许;

第三种就是指“人工受孕”技术,该技术已经出现较久,并且在中国被广泛应用。

说起“人工受孕”,我国早在2001年2月20日就发布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该办法规定:“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用应当在医疗机构中进行,以医疗为目的,并符合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伦理原则和有关法律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该办法明确了人工生育技术的实施范围,禁止任何形式的代理母亲。此外,夫妻双方要求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符合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伦理原则和有关法律规定,并须签署同意书。

“人工受孕”之所以容易被人们接受,主要的原因还是该技术仍需要“受孕”和“施孕”的双方,比较符合传统的伦理道德,而其他两项技术却不受此限制,在人伦道德方面很容易产生很多问题,并且更容易造成法律界定方面的疑难困惑。

“克隆人”大家也并不陌生,从第一只克隆羊到后来的“克隆猴”都被大家所熟知,有关是否允许“克隆人”的争论也是存在了很多年。

而之前已有三个国外组织正式宣布他们将进行克隆人的实验,美国肯塔基大学的扎沃斯教授正在与一位名叫安提诺利的意大利专家合作,当时计划在两年内克隆出一个人来,后来也是没有宣布实验结果。由于克隆人可能带来复杂的后果,一些生物技术发达的国家,现在大都对此采取明令禁止或者严加限制的态度。

中国也明确表示反对进行克隆人的研究,而是主张把克隆技术和克隆人区分开来。科学从来都是一把双刃剑。克隆技术确实可能和原子技术一样,既能造福人类,也可以祸害无穷。但“技术恐惧”的实质,是对错误运用技术的恐惧,而不是对技术本身的恐惧。克隆人被复制的只能是遗传特征。

其中有一家名为Clonaid的公司声称克隆了一名31岁的美国女子,克隆胚胎被移植到了这名女子的子宫内,但是却还是无法证实这一消息。后来由于巴哈马政府的压力(担心在自己的岛上做试验),Valiant也解散了。

当然,克隆人技术也有他积极的一面,好处之一是可以让那些得不到孩子而非常痛苦的不育患者有自己的孩子。其二,这样的克隆是只用丈夫妻子自己的精子卵子,这就避免了伦理上和心理上的阴影。还有,克隆还可以挽救濒危动物,保持人群性别的合理平衡,保护少数民族遗传基因。更重要的是,克隆人可被用来研究,以比较和证明环境与遗传对人成长究竟哪一个更重要。

而目前谈论最多的“生物合成”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一样,将引发一场全新的技术革命。合成生物是一种引领未来的新技术,在未来20年,合成基因组学将成为制造任何东西的基础。中国也一定会成为这个领域重要的国家。

合成生物学与传统生物学通过解剖生命体以研究其内在构造的办法不同,合成生物学的研究方向完全是相反的,它是从最基本的要素开始一步步建立零部件。它与“把一个物种的基因延续、改变并转移至另一物种”的作法不同,合成生物学的目的在于建立人工生物系统(artificial biosystem),让它们像电路一样运行。

合成生物技术是指人们将“基因”连接成网络,让细胞来完成设计人员设想的各种任务。例如把网络同简单的细胞相结合,可提高生物传感性,帮助检查人员确定地雷或生物武器的位置。再如向网络加入人体细胞,可以制成用于器官移植的完整器官。

早在2010年,美国生物学家克雷格·文特尔就有了令人震惊的研究成果:在实验室中重塑“丝状支原体丝状亚种”的DNA,并将其植入去除了遗传物质的山羊支原体体内,创造出历史上首个“人造单细胞生物”。然而,可预见的未来是,新的合成或复合生命体会陆续诞生。文特尔还预言,合成生物学可以直接带来亿万美元的生物产业,也有人预言合成生物学将带来人类历史上的第三次工业革命。

目前,合成生物学主要对推动生物燃料、特种化学品、农业和药物等方面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促进作用,还没有组织宣称会将其技术使用在“人工造人”领域。

在传统观念、伦理和人权的多方面限制下,无论是“人工受孕”、“克隆人”还是“人造生命体”技术都受到了一定的监管和发展制约,对于“人工造人”的讨论和“质疑”也将继续下去。

然而,有人可能会问,如今人类的技术已经可以达到“造人”的程度,我们还有理由质疑“人被神造”的不同信仰吗?

(本文由 IYAA 国际青少年艺术家协会 微信公众号“青少年艺术汇”原创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