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24, 2020

那年的今天,前美国第一夫人诞生,她被医生不情愿的用钳子从母亲体内拉出…

1921年7月6日,也就是97年前的今天,美国前第一夫人南希·里根的出生。尽管她曾受到外界批评,但这并不意味着南希是一个不称职的第一夫人。南希致力于公益慈善活动,她曾发起的帮助老人和残疾儿童的项目受到广泛好评。她倡导的“对毒品说不”的运动提高了民众的反毒品意识,多家美国媒体评价,这是她担任第一夫人期间最有影响力的政绩。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及夫人在唁电中特别对南希在慈善事业上的贡献表示赞赏。

南希·戴维斯·里根(Nancy Davis Reagan,1921年7月6日(距今96年)-2016年3月6日),是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的妻子。里根于1981年至1989年担任美国第40任总统。

也同样是在今天,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遭到多方抗议。伦敦市长萨迪克·汗批准民众届时在国会上空放飞一个6米高的“特朗普充气宝宝” ,抗议特朗普访英。

相同的日子意义却不同。

南希·里根的父亲曾是肯尼斯·罗宾斯一名汽车推销员,母亲伊迪斯·戴维斯是一位剧场演员。南希刚出生时,她的父亲从未医院看望过她们母女俩。伊迪斯临产前,来到医院时,甚至没有一个医生照料她。最后,一位正要去打高尔夫的医生不情不愿地接生了南希,为了早点完成工作,这位医生用钳子把婴儿从母体内往外拉,南希带着右脸颊上的伤疤和一只发肿的眼睛来到人间。南希2岁时,她被送到居住在马里兰州贝塞斯达的姨妈家中,南希姨妈的住宅非常狭小,她只能住在小门廓中。1929年,伊迪斯改嫁神经外科医生罗尔·戴维斯,一家人搬到芝加哥定居。南希与继父相处融洽,继父亦于1935年南希14岁时正式领养南希。童年的遭遇使得南希渴望一个和谐美满的家,她人生的一大重要愿望是——获得成功而美满的婚姻。

【甜蜜爱情】

1950年,身为美国米高梅公司女演员的南希通过导演默文·勒罗伊认识了当时已是电影演员协会主席的里根。但南希最初对里根并没有什么好感。不过,由于南希的名字被错误地印在一张罗列左翼艺人名字的广告上,两人开始有了初步接触。为解决自己误上广告问题,南希与里根一起吃午饭,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此时,里根已经和第一任妻子简·怀曼离异。南希和里根很快坠入爱河,感情不断升温。两年后,他们牵手步入婚姻殿堂。这是南希的第一次婚姻。这段婚姻维持了52年,直至里根去世。

【总统管家】

“在整整8年时间里,我都和总统睡在一起。如果不给我合适的机会,我都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南希说。“所以,如果罗尼(南希对里根的昵称)有什么事情问我,我会给他最好的建议。有时候即使他不问我,我也会这么做。”在里根从政生涯中,南希一直是他的帮手和顾问。里根入主白宫后,这种影响显得更加明显。1987年,自认为是被南希赶出白宫的里根前办公厅主任里甘写了一本介绍白宫内幕的书,他在书中透露,里根的日程安排都要经过南希同意,而南希每次给里根安排重要活动都要秘密求教于她的私人星象师,选定一个黄道吉日或最佳时辰。此事曝光后全国大哗,引发了一场关于究竟谁在控制白宫的争论。南希后来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说,她那么做是因为担心里根再次遭到暗杀。“今天早上我原计划好好清理一下美国和苏联在中程导弹方面的分歧,但最后我决定去清理罗尼的袜子,”南希曾经开玩笑说。南希在1989年出版的回忆录中说,她和里根之间没有任何保留的东西,她从来没有因为把自己的想法直截了当地告诉丈夫而道歉。

【慈善为怀】

    尽管受到外界批评,但这并不意味着南希是一个不称职的第一夫人。南希致力于公益慈善活动,她曾发起的帮助老人和残疾儿童的项目受到广泛好评。她倡导的“对毒品说不”的运动提高了民众的反毒品意识,多家美国媒体评价,这是她担任第一夫人期间最有影响力的政绩。美国总统奥巴马及夫人在唁电中特别对南希在慈善事业上的贡献表示赞赏。

【中国缘分】

    1984年4月29日,西安兵马俑博物馆,美国总统里根和夫人南希在一号俑坑参观。里根在一匹陶马面前停下来,很想摸一下。他伸出手去,又停在半空,轻轻地问:“我可以摸一下吗?”在得到允许后,他轻轻将手放在马背上,从前往后摸,一直摸到马的屁股停下来。他拍了拍马屁股,扭头问:“它会踢我吗?”并且下意识地把手缩了回来,周围的人被他的幽默逗笑了。事后,香港的一家报纸将里根在俑坑内拍马屁股的巨幅照片刊登在醒目位置,并附上一个别出心裁的题目:“里根总统拍中国的马屁”。

【非著名演员】

    有一次,伊迪丝把玛丽·匹克福特的金色长卷发头套带回家给南希玩,她高兴地戴着假发套在家里跑来跑去,还大声说,“我将来会成为一名演员的。”南希的母亲是一名演员,从小,南希就在母亲的熏陶下对艺术产生了兴趣,并成为米高梅公司的一名电影演员。任职演员期间,南希结识了伊里莎白·泰勒、克拉克·盖博等许多业界的精英,但结识名人的增加并未使她作为演员的知名度有所提升。南希·里根曾经出演过12部电影,1958年出演了自己在好莱坞最后一部电影《紧急着陆》以后,南希·里根开始跟着丈夫罗纳德·里根走上仕途。而后,由于罗纳德·里根患病,而且后来还患上了老年痴呆症,南希决定照顾丈夫而辞演了影片。

【缠绵情诗】

    里根写于1978年的信件令南希极为感动,当时两人结婚已有26年,里根在信中阐释婚姻的定义是:“结伴同行而一旦失去对方,我便永远得不到满足和开心”、“要世上最动人的女人在每一日都增添妩媚”。里根为人浪漫,事实上他写的书信确是精彩非常,1963年他写给妻子的信说:“你知否当你熟睡时,你蜷曲的拳头就放在颏下,很多个黎明破晓的清晨,我就躺在你身边,看你,我怕弄醒你,但又不禁轻轻地抚摸你。”

【时尚女人】

南希的“衣柜”也为她招来很多批评。当时南希接受了很多时装设计师捐献给她的服装,很多人认为她的这种行为不合时宜,特别是在当时经济不景气、老百姓日子难过的情况下。南希同样是一个追求时尚、崇尚美感的女人。她有着与杰奎琳同样苗条的身材、相似的褐色大眼睛以及微微弯曲的浅棕色卷发,但由于个性的差异,她并未如杰奎琳一样为美国妇女普遍接受。女人们批评她的奢华与品位,男人则不满她“协助”总统过多参政。但南希作为第一夫人也是称职的,正是因为有了她,里根婚后52年的生活极为规律与安逸。图片1985年7月22日至31日,国家主席李先念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时,南希身着旗袍欢迎。

第一夫人,南希·里根一生的角色

没有南希•里根,也就没有总统里根。南希向我们展示了民主国家第一夫人参与政治事务的方式,以及这一角色可能经受的赞美和批评。南希不仅保存了里根的遗产,也使自己的遗产熠熠生辉。

2016年03月06日,美国前第一夫人南希•里根(Nancy Reagan)周日在加州洛杉矶的家中去世,享年94岁。如果你只注意到了南希•里根与丈夫罗纳德•里根的伟大爱情故事,可能会错过不少事情。美国人悼念的是演员南希、里根妻子南希,也是成就非凡、充满争议的第一夫人南希。

《纽约时报》讣告称,南希•里根不仅将丈夫置于生活的重心,同时以自己的时尚和影响力成为了一位气度不凡的政治人物。美国企业研究所援引2000年的一篇发言稿,称赞南希•里根“作为第一夫人的魅力与奉献是杰出的,不求回报的。”而总统奥巴马更是悼念到,南希•里根“重新定义了第一夫人的角色”。

一开始南希•里根并不喜欢丈夫罗纳德•里根踏入政治圈,但仍然热情、忠诚地支持他。

“直到嫁给了罗尼,我的生活才算开始”,南希•里根曾经这样描述她与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的关系,实际上,这也是南希•里根参与公共事务的开端。在1952年与南希•里根结婚之前,罗纳德•里根已经十分热衷于政治,他在美国演员工会(Screen Actors Guild)担任了5届任期的主席,并且是电影工业委员会(Motion Picture Industry Council)2届主席。当时罗纳德•里根还是民主党人,他广泛地参与到民主党内政治事务中,民主党还希望里根能竞选众议院议员。

不过,南希的出现和随后担任通用电气演讲大使&主持人的经历(1954-1962年),使得罗纳德•里根开始更多地从政治上思考问题,他的政治倾向也逐渐从民主党转向共和党。正如南希•里根写道,“他(罗纳德•里根)花了8年时间,走出去和人们交谈,倾听人们的问题,也发展出了解决这些问题的属于他自己的思路。”1962年,里根注册为共和党人,1964年为共和党人巴里•戈德华特(Barry Goldwater)竞选总统助阵,并在1966年竞选加利福尼亚州州长。
虽然在一开始南希•里根并不喜欢丈夫踏入政治圈,但她依然忠诚地支持他。南希•里根活跃于丈夫的竞选州长活动中,她前往丈夫没法抽空拜访的场所,解答人们对丈夫政治观点的疑问,还向丈夫讲述她的所见所闻。里根的竞选顾问斯图尔特•斯宾塞(Stuart Spencer)形容里根夫妇,“他们就是一个团队”,斯宾塞还称南希是一个“学习能手,总能(快速)吸收新知识”。

1960年代,美国人对公职人员妻子的期望就已经不止是家庭女主人这么简单。里根成功当选为加州州长后,南希作为州长夫人,和不计其数的慈善团体有过来往。她花费大量时间,拜访州内的退伍老兵医院,私下打电话与老兵家属交谈。南希通过代养祖父母项目(Foster Grandparents Program),对孤寡老年人和残疾儿童进行配对交流,8年内这个项目扩展到加州所有的州立医院。南希拜访当时仍被关押在越南的“囚犯”家属,当其中一些“囚犯”返回美国时,她亲自欢迎他们回家。

南希•里根后来说,“没有任何一个第一夫人,需要为保护她丈夫而道歉……第一夫人(first lady)的意思是,她首先得是个妻子(lady)。”

“没有南希•里根,就没有州长里根,也没有总统里根”,里根夫妇的亲密朋友、2007年去世的迈克尔•K•笛福(Michael K. Deaver)曾说过。这句赞美不仅指的是南希给里根带来的精神上的慰藉,也是在说南希对里根政治事业上的帮助。1975年,里根卸任州长,而在尼克松总统陷入“水门”丑闻时,里根夫妇就已经开始计划下一步的政治行动了。1976年,里根与杰拉尔德•福特(Gerald Ford)争夺共和党总统提名,以微弱差距败北;1980年,里根最终击败吉米•卡特(Jimmy Carter),入主白宫——这两场竞选活动中,南希都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是南希将华盛顿律师约翰•希尔斯(John Sears)引入1976年的竞选团队管理竞选,也是南希力主将约翰•希尔斯逐出1980年的竞选团队,南希起初欣赏希尔斯对“尼克松辞职”的预判,但也逐渐认为希尔斯是一个破坏因素;同样在1980年的竞选活动中,是南希参与了雇佣下一位竞选经理威廉•凯西(William Casey)一事,也是南希在看到对付卡特总统出师不利时,力劝里根用斯图尔特•斯宾塞(上文提到的里根竞选州长时的竞选顾问)替换凯西,最终赢下大选。

女权主义者和自由派常常批评南希在为丈夫献身的道路上走得太远,还有报道嘲笑南希在公共场合盯着里根看的爱慕眼神,这些并不妨碍南希对里根的态度。在南希看来,她在里根竞选团队中的角色、在里根总统任期内的角色,是保护里根不受工作过度、用人不当和不良行程规划的困扰。这和前几任第一夫人保持一致,前第一夫人伯德•约翰逊(Bird Johnson)接受采访时表示,每一任第一夫人首要责任是为总统创造平静、舒适的环境,以便总统能做好其本职工作。

第一夫人南希•里根是激烈的里根捍卫者,也是总统里根最忠实可靠的建议者。

里根夫妇入主白宫后,第一夫人南希帮助里根搞定最棘手的事情。1987年当里根秘密将武器卖给伊朗的丑闻被曝光后,白宫幕僚长唐纳德•雷根(Donald Regan)遭到了南希的指责,随后南希在解雇雷根一事上扮演了关键角色。武器销售所得有一部分落入了反尼加拉瓜左翼政府的武装力量手中,丑闻又被称为“伊朗-反政府军”事件(Iran-contra)。又是南希在幕后劝说顽固的丈夫于1987年3月4日为丑闻道歉,此举极大地挽回了里根总统的公众形象。
罗纳德•里根的两届总统任期深刻改变了美国政治,而南希在这一演变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南希在丈夫第一届总统任期内,举办了34场国宴。南希还建议里根软化对苏联这一“邪恶帝国”的一贯语气和修辞,正如里根的高级顾问詹姆斯•罗斯布什(James Rosebush)所言,“她有着平和、温暖的魅力,即使是对戈尔巴乔夫来说。她使得里根和戈尔巴乔夫的会议变得更加富有成效。”

1980年代,《纽约时报》称南希“将第一夫人的角色扩展成了一种总统助理”。1987年3月,《纽约时报》记者威廉•萨菲尔(William Safire)批评南希未经过选举,却妄图控制行政分支的活动和人事任免。第一夫人南希并不否认她对丈夫的影响力,她后来写道,“我曾经给过罗尼建议吗?我确实给了。我是唯一一个了解他最深的人,我也是白宫唯一一个完全没有议程的人——我的议程就是帮助他。所以我不会对我告诉他我的想法这一件事感到抱歉。你和别人结婚了,不代表你就不能发表你的看法。八年来我都睡在总统身旁,如果这都没有点(给建议)特权,那我真不知道什么才有!”

有什么样的国家,就有什么样的第一夫人。南希•里根积极参与公共事务的做法,也是美国人对第一夫人角色的社会期望之一。

实际上,帮助丈夫做决定、代替丈夫出席活动、作为特使拜访别国,美国历史上许多第一夫人都是这样做的,只是每一任的方式不尽相同。而且,尽管美国宪法没有对美国总统配偶的角色做过任何具体规定,但从第一任总统夫人玛莎•华盛顿(Martha Washington)开始,第一夫人这一角色总是反映出美国人对她们的社会期望。白宫是总统居住和办公的地方,那第一夫人该做好白宫女主人,也得做好公共服务的准备。特别是到了20世纪,第一夫人绝不仅仅是花瓶、贤内助,每一任第一夫人都积极参与过公共事务,卢•胡佛(Lou Hoover)是第一位在白宫发表电台讲话的第一夫人,罗莎琳•卡特(Rosalynn Carter)则作为特使拜访拉美国家。

南希随丈夫入主白宫后,就开始扮演政治关系润滑剂的作用,身为保守派人士,她与共和党人交谈,也与民主党人交好。她成了当时众议院议长妻子米莉•奥尼尔(Millie O’Neal)的好友,而众议院议长托马斯•奥尼尔(Thomas O’Neal)是里根政治上的对手。因此,当1985年里根夫妇参加完日内瓦会议时,里根总统称南希为“友善、杰出的大使”,也就不足为奇了。

南希•里根的第一夫人生涯最重要的公共事业是反对年轻人吸毒、酗酒。“坚决说不”(Just Say No)是这场运动的口号,它不是白宫聘请广告公司凭空想出来的标语,而是来自南希亲口所说。南希在加州奥克兰遇到一个小女孩提问,“里根女士,如果有人递给你毒品你怎么办呢?”南希回答,“你就说不”。还有人质疑这句口号太过简单粗暴,南希回应“很显然,我没说这句标语就是(解决毒品问题的)整个答案,但是它确实能达成某种目的”。

南希不愿意将自己参与的禁毒宣传项目算在政府项目头上,这个项目也没有收到政府资金(也就是纳税人资金)的支持。里根基金会透露,里根两届总统任期内,南希在全美各地为禁毒演讲,到了1988年,美国和全世界建立了超过12000个“坚决说不”社团,高中高年级生使用可卡因的人数下降了三分之一,80年代最低。后来禁毒战争趋于失败暂且不提,至少在里根总统时期,第一夫人南希有尝试过用她的影响力来解决社会问题。

第一夫人的生涯虽然不容易,但南希依然在80年代就赢得了大多数美国人的尊敬。盖勒普在里根总统任期1981-1989年内每年都针对美国人进行“全球你最钦佩的女人”调查,南希每年都位列前10,其中在1981、1985和1987年登上榜首。里根夫妇的好友小威廉•巴克利(William F. Buckley Jr.)提醒读者,不要将南希视为一个含情脉脉盯着丈夫看的、沉默的女性伴侣,“她对人对事都有自己的立场”。

时间回到南希刚刚住进白宫的时候。只看了一眼未来的居所,她就决定要对白宫重新翻修。她从私人捐赠者手中募集了82.2万美元来完成她的翻修工程,结果引来了一些人对其奢华生活方式的批评。可是就像里根竞选团队成员、里根夫妇晚年的新闻发言人马克•温伯格(Mark Weinberg)说的那样“她四处走动为白宫修修补补,却有报道讽刺她为‘女王南希’(Queen Nancy),这让她很苦恼”。不过再让南希选一次的话,南希很可能还会这么做,因为“她只是觉得白宫应该做出最好的表率”。

从里根和南希到特朗普,时间就好像和美国民众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