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24, 2020

邵岩是谁?被网友嬉笑怒骂!被清华问责,但就是火了!

前几日,一位号称“清华大学当代艺术专业特聘专家,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外聘教授”字样的“艺术家”邵岩,在抖音上拿着针管“呲墨”作画的视频火遍了大江南北。只见视频中,邵岩“大师”双手紧握一只装满黑墨的针管,面色凝重,怪声嚎叫,步伐“诡异”,在纸上“挥洒自如”的呲墨,面前有数位美女身穿旗袍礼服,共同拉起一副数米长的白色宣纸,“邵大师”便于此作画,动情处,常有周围群众突然振奋呐喊,一声声“好!好!”,真叫人“肝肠寸断”,“血脉喷张”,也引得拉起宣纸的美女们低头羞笑,忍俊不禁,那画面何其“壮哉”!

“邵大师”的“壮举”虽逗得大家捧腹嬉笑,但并未得到网友们的认可,反而是遭到了全体性的怒骂、讽刺和质疑。

07月04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也发出严正声明问责邵岩:清华大学没有当代艺术专业,邵岩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无任何关系。对于其冒用学院教师名义的行为以及对学院和学校声誉造成的不良影响,学院将保留通过采取法律手段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很多网友看了他的视频以后,都称呼他为“江湖骗子”,但“邵岩”究竟是谁?是怎样的一个人呢?邵岩呲墨又是怎么回事?我们和大家一起来看一下。

邵岩在百度百科里,有这样的一些介绍:邵岩,1962年生,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国书法家协会新文艺家群体工作部委员,文化部中国社会艺术协会中西方美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中国汉字艺术中心主任,景德镇陶瓷中外艺术家协会艺术总监,文化部青联书法篆刻委员会副秘书长,荣宝斋画院外聘教授、民进中央开明画院副秘书长,中国现代书法代表,30年历届国展现代书法大奖获得者,参加国内外重大展览80余次,出版专着十几本。作品被美国《时代周刊》、华尔街日报社,意大利东北银行集团、香港艺术馆、中国美术馆、今日美术馆等国际重要机构收藏,独立汉字、水墨、艺术家,现居北京。(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介绍了…)

网上也偶有几篇关于他的报道,大致的意思是这样的:

与邵岩见面的地点约在其北京宋庄的画室。屋里从地面到墙上,目之所及,几乎全是“射书”作品。但他说这个词不对,应该是“射墨”。

身穿背心、裤衩、人字拖的邵岩,最惹人注目的是那一大把已全白了的胡子。对于意外的走红,他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邵岩告诉记者,网上流传的视频是去年拍的,并非一时兴起作秀,自己已用“射墨”的方法创作了十年。

对于最近网友的骂声,邵岩表示可以理解。“带有先锋性的东西,大家怎么骂,我都理解。他们是普通老百姓,不懂得艺术是什么,而且一些书法家都不理解。但艺术家就是要完成这样一个使命――视觉上的一种引领。”

2008年初,因为一场大病,邵岩不得不在心脏中植入8个支架。

“当时在工作室,突然觉得胸闷,要死的感觉。我马上去医院,检查结果说血管有7处堵了。当天就做了3个支架,后来又说还要再做。”

住院时,邵岩对注射器有了兴趣。手术后不久,他去了美国,“去看各大博物馆,也受了启发”。此后,便开始实验用注射器创作。

“实验出来的线条是圆柱形的,墨还挺多,又不用每次蘸笔去书写。”邵岩认为这种方式有助于表现艺术家的情感。

“草书尤其是狂草,是传统书法最有表现性的艺术。楷书行书都没有。但再怎么表现,你得拿笔蘸墨再写,写完了还得蘸,蘸墨这段时间气不就断了吗?另外你就蘸这一点墨,起、顿、行、转折,就不断重复这几个动作。你还要不断地蘸墨,里面有好多重复,气还不通畅。要表现人的情感,一泻千里、百般缠绵、激情四射,用注射器就解决了。”

对于这十年的“射墨”创作,邵岩当然会设想最终作品的面貌,但他否认会提前打草稿。“创作我没有打草稿,全在我脑子装着。每次都不一样。”

当然,邵岩也并非一开始就用这种看起来有点“不正常”的方式创作。

因为父亲写得一手好字,邵岩从6岁开始练习传统书法,自称“是被鞭子打出来的”,直到现在都会练习楷书、小楷、行书等。

由于自认在传统书法方面,难以超越张旭、怀素等大师,邵岩选择私下练习。“那时候拿着书法看,就觉得什么时候能超过古人。不能超过我就不玩。”

在交谈中,邵岩不断传达出自己要做的不是模仿,而是超越,或者说是求新。所以当他自认为“无法超越”时,就开始寻求新的方向。

“古人给我们的空间太小了。(传统书法)我会写一辈子,晚年再说,让后人盖棺定论去。现在我觉得我的行书,跟前人比,好像有自己的风貌了。最起码我在强调造型,古人都没有。”

邵岩原本希望,在传统书法界,也能“留有自己的位置”。但由于需要大量时间积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他转入新的方向――现代书法。

邵岩先后用了两个十年研究“少字数”和“多字数”现代书法。这期间创作的《海》、《桃花乱落红尘雨》以及《留得枯荷听雨声》是他眼中的代表作。

“‘少字数’和‘多字数’也玩得差不多了,筋疲力尽了,每次还要为汉字去琢磨。能不能不受它的牵制,放开了玩?”2005年,邵岩开始尝试更新的方式去书写,直到2008年,他选择了注射器。

“射墨”视频走红后,不少网友都质疑这是否是书法,有网友表示,“一个字都认不出来,和书法有啥关系?”

对此,邵岩显得忿忿不平。

他认为自己对“射墨”与书法的关系思考得更多。

“说我的‘射墨’不是书法。为什么?因为不是以汉字为媒介的。书法什么概念?汉字书写的艺术叫书法。我以前把我的艺术分得很清楚――传统书法、现代书法、类书法或者叫抽象书法。”

就在接受记者采访的前一天,邵岩改变了这种“分得很清楚”的想法。

“不要去界定我的作品是否是书法,就是‘射墨’。你再解析的话,我可能稍微有点改变,它就是书法,它高于书法,怎么就不是书法了呢?但这个概念只限定于我,你不能用。你模仿就是学我,要超过就去超越吧。”

他又解释说:“写的草书你就认识吗?为什么你不认识还叫它书法?不写汉字,你就必须高于写汉字的那个书法。我就是这样的。这些我都想了好多年。昨天想到,就是‘邵岩的书法’,‘邵岩的射墨’也行。你说不是那就不是吧。”

《飞来好运》被邵岩视为自己“射墨”的得意之作。创作结合了用注射器的“射墨”和用毛笔的现代书法两种方式。

“我把它的价值看做是当代的《兰亭序》,一点都不次于王羲之的(作品)。有一些书法老师说好,但整个社会不这样看。”

2015年之后,按照邵岩的说法,他是“传统的、现代的,什么都一块玩”。

之后,我们在雅昌拍卖网上看到了邵岩作品的拍卖纪录,见上图。

其中价格最高的一幅“射墨”作品是2012年创作的《青山独归远》,该作于2013年在上海拍出29.9万元人民币。此外,邵岩2010年创作的《英雄》、2012年创作的《四时花开》等作品都曾以十几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交。但同时也不乏流拍的作品。

面对大家的褒贬不一,邵岩曾颇自信地问:“我有我的理论,很成立。对不对?”

那你们说呢?

IYAA 国际青少年艺术家协会 公众号“青少年艺术汇”原创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