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智慧生活 > 我们在工作时的无礼,你注意到了吗?

我们在工作时的无礼,你注意到了吗?

哎喲喂:在办公室,我们无视他人,用自己的午饭把别人熏走,开会时迟到……但我们对陌生人却要体贴得多。

上周二,我在上班的路上等着过马路,旁边一位中年女士将几枚硬币掉落在人行道上。6个人躬下身去帮她捡。一位身着考究海军蓝西装的男士,在排水沟里摸索着找出1便士,然后还给她。唯一一个站在一旁却没帮忙的人就是我——而那是因为我正扶着自行车。

相反,我对这群人说,看到这一幕使我为自己身为一个伦敦人而高兴。每个人都赶着去上班。而每个人都本能地停下来帮助一个掉了不足一英镑零钱的陌生人。这些好心人莫名其妙地看着我。助人为乐是一回事;跟陌生人说话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交通灯一变,他们就匆匆赶往各自位于金融城的办公室。我也赶往我的办公室。

到了公司,我径直走向自己的办公桌,路过一众盯着电脑屏幕的同事,他们有的正戴着耳机。我跟他们谁也没打招呼。我把前一天的脏茶杯扔进公用水槽,又从橱柜里拿了只干净的。我坐下,查看电子邮件然后决定一封也不回。我去餐厅给自己买了块油乎乎的糕点,坐到办公桌前吃,弄得周围都是碎屑。

这就是每天早上我上班后的例行程序;我一点也不奇怪那些好心人中也有人在他们办公室干类似的事儿。人们在工作中怎么就表现得没那么友善呢。我们对街上的陌生人要比对办公室的同事体贴得多。在工作中我们无视他人,用自己的午饭把别人熏走,开会时姗姗来迟。我们在别人努力工作时高谈阔论,又在不想被人听到时令人心烦意乱地窃窃私语。

管理专家们将此称为“工作场所的不文明行为”,并将其定义为“低强度越轨行为”,这些行为虽不一定是有意为之,但仍妨害到了别人。我不打招呼或对大量电子邮件置之不理,并非故意对同事们失礼。只是职场生活已变了样。

研究显示这样的无礼非常普遍并正在造成实实在在的危害。它使人们厌恶本职工作,缺乏创意并压力倍增。甚至可能(虽然我怀疑)会使我们增加罹患心脏病的风险。

为何办公室变得不那么文明了并非一目了然。人性没有太大改变。依我的经验,当办公室里出了什么大事时,人们会相当友善。然而六种事物发生了改变,可能以不甚起眼的方式使我们所有人都无礼了许多。

首先是电子邮件。因为实在有太多邮件要回于是我们学会了索性不回——或生硬地只回一个词——两种方式都很无礼。而且自打掌握了忽视邮件的技巧我们现在正学着忽视所有我们不愿做的事。上班时接电话变得很随性——这不仅对打电话的人很无礼,对忍受没完没了铃声的同事们也是一样。

其次招致不文明行为的事物是智能手机,它令倾听别人讲话——一直以来的基本礼节——变得可有可无。这个月我参加了一个会议,当主讲人发言时,不仅四分之三的听众(包括我在内)盯着手机看个没完,连半数的讨论者都公然发着推特或使用着Whatsapp。

我们在工作时的无礼,你注意到了吗?

开放式办公室也为不文明行为提供了土壤。既然我们一起被赶到了公共空间,那以往在私人办公室里无碍的行为(大声吃东西、讲电话等等)就变得不那么合适了。多亏开放式办公室,让我们有了最粗鲁的办公室发明——耳机。戴这些玩意儿就好像在喊道:我在这,但我不想在这。

办公桌轮用制和弹性工作制令情况变得更糟。当你每天和不同的人比邻而坐,可能都不知道旁边郁郁寡欢的人是谁时,你就会没有兴致表现得特别友好,因为明天就见不到他们了。

或许最糟糕的当属对忙碌的推崇,这使无礼不仅能被接受还令人称羡。倘若忙碌了不起,那让人干等着也无妨,开会迟迟不露面或由于太投入而在走廊挡别人的路也都无所谓。

这一切都是非常基本的,而如何让礼貌回归却不清楚。

唯一奏效的办法也许是无礼本身:把人们的不佳表现偷偷拍摄下来然后发给他们,或分享地更广泛些。几乎每个人都很体面。很少有人认为自己无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