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智慧生活 > 让女人回家 被我们误解的日本女人

让女人回家 被我们误解的日本女人

一次与朋友聊天, 朋友说,做日本女人是最为辛苦的,而且地位低下。我想有类似看法的中国人肯定还不少。我们常常从电影、小说及其他的传媒里看到的也确实是,日本女人只是相夫教子,只做贤内助,伺侯丈夫,抚养孩子,对外面的世界参与很少而且甚至了解也很少。日本女人,无论多么优秀,事业多么红火,只要嫁人有孩子,就立即中断事业,自己解除职业,回家相夫教子去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日本最红的女演员山口百惠在嫁人后就立即退出了影坛,安心做她的家庭主妇去了。这与中国女人,那种男女不分,同职同业,半边天的地位相比,确实是有点受气的味道。哎哟喂告诉你,其实,这是一个很大的误解。

让女人回家 被我们误解的日本女人

日本女人

其实日本是掌握在女人手里的,而且世世代代都是掌握在女人手里的。日本的发展,大半是因为女人的作用。因为日本女人是真正掌握了家庭,是家庭的真正主妇。家庭教育为一个民族奠基。这在日本是最为明显的。谁掌握了教育,特别是谁掌握了家庭教育,谁就掌握了这个社会的明天,甚至后天。从这一点来说,日本女人通过回家教育孩子,肩负起了一个民族的未来。这是日本国民素质高的一个重要原因。在日本女人看来,无论什么事业,都不如教育好自己的孩子这个事业神圣重要。无论你多么会赚钱,但是只要自己的孩子没有教育好,抚育好,就是人生的最大失败。

日本女人受教育的目的,与中国女人不同。中国女人受教育是为了嫁一个好丈夫,将来有一个好职业,好出人头地。日本女人受教育的目的最主要的就是将来教育好自己的孩子,打理好自己的家庭。日本女人远比中国女人温柔细致贤慧,有女人味,与这种性别角色定位是密切相关的。做日本女人其实并不比做中国女人更累。因为,日本女人的心思只要用在家庭丈夫与孩子身上就可以了。但是,做中国女人,常常事业上一份心思,同样要当官,做研究,当主管,另外家庭里还有一份孩子教育的事情要做。这样一来,一个人的时间精力是有限的,因此,中国女人常常只为挣钱,孩子及家庭就根本无力去顾。走进中国家庭与走进日本家庭真是天天壤之别。日本家庭常常干干净净、温馨和睦,处处井井有条。孩子、丈夫营养良好,充满家庭的温暖与爱意。走进中国家庭大多情况是,女人不在家,老人看门,穷人的孩子在街头上流浪,富人的孩子在学校里撒野。农村的女人外出打工,把孩子留在家里让老人看管。城市里的女人外出上班,把孩子也交给老人来带,即使是上个幼儿园,也是让老人去接。未婚的中国女人如果漂亮点的,又没有其他固定职业的,大多在从事色情服务行业,中国女人从事这种灰色职业的人数,据说已经超过了六千万。日本虽然允许红灯区公开合法存在,但是,实际上日本的女人基本上是在家里。因为,他们没有太多的经济压力,这一点后面会介绍到。

以中国女人的思路,立即就会想到一个问题:如果女人在家里教育孩子,打理家庭,成为家庭主妇,那么她怎么能够掌握家庭?更不要说主宰社会了。女人在家,男人在外面花天酒地,泡妞怎么办?中国女人提出这样的问题是有道理的。因为,这有中国社会的现实为根据。在中国,即使女人也外出务工,挣钱,在家庭里的地位仍然不一定高,而且很辛苦,常常里外不是人。做中国男人也不容易。有钱男人虽然常常能够在外面虽然花天酒地,一回到家里脏乱差,妇人也常常一哭二闹三上吊,也很烦心。想想还是不回家好,可是这样一来受害的就不仅是女人,更严重的是孩子。在这种家庭里成长的孩子是不会健康到哪里去的。如果日本女人也是这个样子,那么她们就与中国女人一样愚蠢了。事实上,日本女人掌握了家庭所有的财政大权。日本女人是怎样掌握了家庭所有的财政权呢?日本社会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任何公司、企业、机关、学校,凡是男人一结婚,他在银行的工资奖金帐号立即无条件要换成太太的。每个月男人的工资奖金立即源源不断地输入由太太掌握密码的存折上。而丈夫每个月的零花钱则要由太太亲自预算之后交给。一般数目都比较少,大多数日本男人是不够零花的。

在日本,男人是不能够轻易请客吃饭的。因为,那样一来,他就必须说明多花出来的钱的原由与去向。因此,日本男人也不可能像中国男人在有了几个臭钱之后,随心所欲地包养三奶四奶。把一个三心牌(想起来伤心,听起来烦心,看到了恶心)太太抛弃在家里不管。日本法律对家庭的离婚原则就是过错原则。如果哪方有过错,那么家庭财产在分割的时候完全倾向于无过错方。这一点对男人也是一种重大的制约。当年中国的女孩乓乒冠军何智丽小姐远嫁扶桑国富翁小山,后来丈夫花心,结果在离婚时财产由东京法院完全判给了小何,尽管小何是中国女人,也一视同仁。日本男人虽然比中国男人花心,但是,由于财政大权掌握在太太手里,因此,对自己心怡的女人,只有想想的份。压抑久了,有时,他们公司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调动男人的工作积极性,解决生理内需问题,常常会统一组织以外出学习考察的名义,到国外去集体“潇洒”,这个时候基本上是由公司集体埋单。这就是2003年日本某株式会社380多个男员工集体在珠海国际大酒店里“潇洒”的背景。

其实,日本男人在这方面受到的约束远比中国男人强。我曾经因为职业的关系接触过一个日本的导游,他说他的每个月从太太手里接到的零花钱只有四万日元,尽管他每个月可挣五十万日元以上。四万日元折算人民币不到三千元。在日本这点钱购买力是极其有限的。他能抽烟喝酒,常常用不了一个星期就把钱花光了。但是,也没有其他办法。只有节约着用。如果要增加零花钱,就得向太太汇报,把增加花钱的理由说清。这个过程常常会很繁琐。因此,大多数日本男人都选择节约开支,外出时即使朋友喝酒也多是AA制。有了这样的保证,日本女人才能够安心坐在家里打理家务,教育孩子。人性其实都是一样的。中国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日本男人可能更花心。关键是家庭制度的安排,当然也包括价值观念上的不同,导致不同的效果。中国社会问题多多,教育问题多多,其实根源都在于家庭出了问题。中国女人在过去的“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妆爱武装”的宣传教育下,要求男女平等,女做男工,一世空空,把社会搞坏了。结果,导致的是性别角色定位的错乱,铁姑娘,钢小伙,到处是火药味。现在中国仍然数以千万计的白领,因为职业、价值观及心理障碍等等问题而走不进家庭。这已经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其实,上帝造人,男人与女人在性别角色上就是有分工的。男人与女人不能够因性别不同而存在歧视,但是并不等于说男人与女人在社会分工上不能够有所区别。这与男厕所与女厕所就应该在设置上有所不同是一样的道理。女厕所如果也要与男厕所一样非要因为平等而搞一个小便器就是多此一举的。

中国人造字,把“安”字造成“女人在家里”的意思,就说明女人在家里,社会才会安定、安全,女人男人孩子才会安全。这是有道理的。日本社会治安那么好,与女人回家相夫教子的安排是有关的。可惜我们现在把这个东西给颠覆了。造成中国现在遍地红灯区,到处桑拿屋。男女老少齐上阵,社会乱成一团糟的局面。
其实,我们男女老少齐上阵创造的财富也并不比日本人强。日本仅靠男人在外面打拼,其经济之发达,收入之高,发明创造之多,竞争力之强,相对中国来说,已经是收到了以一当百之功效了。为什么日本男人工作起来那么敬业?那么精力充沛?

哎哟喂:男女存在差异性,分工不同,你让女人去建筑工地上干活,或是码头,她们能做的了吗?同样男人做不了而女人能做的事比比皆是,所以那些口口声声嚷着男女平等的女人其实是有一种不可理喻的自卑的女人,尤其是家庭收入和自己享乐主要靠男人来供给的女人,还要吵着要男女平等的女人实在是很矫情的一种人。而部分支持男女平等的男人,其实只是些想讨好女人的小男孩罢了。本人并非大男子主义者,也不是女权主义者,也不是男女平等主义者。本人只是希望大家能够更加全面客观的看待周围的事物。再PS:看到有些人回帖说“女尊男卑好了”什么的,某些女人作为雌性生物(本人并不想这么说,不过这么说可以让人印象深刻多思考一下),作为雌性生物,脱离不了人类生物性的限定,眼里只能看见有成就,强权的男性,她们视而不见那些普通的失败男人,故认为男女不平等,其实男人里也有弱者。更有些女人希望下辈子自己是男的,这其实都是雌性生物特有的生物性造成的思想狭隘。就像猴王享有更多母猴,而其他公猴就一般了。另一面也是因为母猴只看到猴王的雄风。人类大部分还是生物性居多,哲学家这类超然的人还是少数的。本人也不希望这个世界是男权社会,但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女人只看得上比她们强的男人,甚至要比大多数男人强的男人,女人的这种生物性行为,也是制造出男权社会的一个因素。男女有各自擅长的领域,非要闹出什么平等不平等,尊卑什么的,这种人不是自卑,就是矫情,只是思想过于狭隘造成的。

因为家庭温馨干净和睦,日本男人无后顾之忧,也不用做家务。这种分工明确的效果是明显的。韩国人一面大喊日本鬼子,抵制日货,与日本有不共戴天之仇,但是,另一方面也偷偷地学起了日本人的做法。现在韩国也是男女分工明确,里外有别,也越来越明显。这一点,咱中国人还陷入一片雾水之中。

中国社会如果要安定,要发展,其希望所在之一,就在于让中国女人回家,让女人掌握家庭财权,担负起相夫教子的重任,这样中国男人包二奶就没有色源,也没有财力,贪官也会因为没有太多的情人可养,因而会逐渐失去贪污的动力。中国的贪官十个有十个是有情人二奶的。当然,从人性化出发,实在要解决一些男人女人的性欲问题,可以允许极少数的红灯区存在。同时对他们规范管理,按章纳税,定时检查,做到安全第一。这才是理性的态度。

让女人回家,不要以为这是没有出息的女人所做的事情,这才是在成就一个民族的千秋大业。社会财富,社会和谐必然增加。据说,中国男人现在被女人搞得上班是思来想去,下班后是眉来眼去,去开房,是翻来覆去,回家后是骗来骗去。唉,这怎么可能安心做好工作?又怎么担负家庭责任?红颜不一定薄命,女人不一定是祸水。只要回家,天下则太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