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子羲之
当前位置:
首页 > 艺考网 > 靠翻唱成为“抖音第一男神”,粉丝过2000万,超过鹿晗、吴亦凡

靠翻唱成为“抖音第一男神”,粉丝过2000万,超过鹿晗、吴亦凡

玩抖音,如果现在还不知道“摩登兄弟”的,那你基本和“主流”已经脱轨了。

什么?你真不知道?那么“小宁”、“宁哥”、“刘宇宁”总该知道吧?...什么?还是不知道。你真是可以了...

好吧,先上个照片吧...

靠翻唱成为“抖音第一男神”,粉丝过2000万,超过鹿晗、吴亦凡

早期的“摩登兄弟”是一个五人团体,再后来变成三个人。演唱的作品都是不温不火,例如《东北版滑板鞋》、《排山倒海》啊什么的,后来主唱“刘宇宁”还做过一些平台的“主播”,但真让他们火起来的,却是在“抖音”的短视频。

靠翻唱成为“抖音第一男神”,粉丝过2000万,超过鹿晗、吴亦凡

刘宇宁一首《讲真的》,真的一讲就停不下来了。流畅的旋律,自然的演唱,接地气的场地,纵情的表达都让抖音群众为这个“素人”而着迷。其实,一开始大家基本认为刘宇宁就是一个爱唱歌的素人小哥哥,之前的艺术生涯,还真是大家后来挖掘出来的。

其实这是一个奇特的现象,是“抖音”火爆全球现象的一个折射。“摩登兄弟”基本是翻唱别人的歌曲,然后唱出自己的样子,自己的感觉。但是在过去,靠翻唱他人的歌曲能火爆成这个样子基本是不可想象的。

摩登兄弟的爆红验证了互联网造星模式的兴起。不仅给国内娱乐圈造成了冲击,更代表了在新媒体时代,走红的成本与几率,将变得越来越可触摸。

目前在抖音,摩登兄弟的粉丝已经2000多万,超过了鹿晗、吴亦凡等官方账号,而这个数字几乎还在以每天百万的速度增长。主唱刘宇宁本人无疑成为了短视频流量届的领军人物。

靠翻唱成为“抖音第一男神”,粉丝过2000万,超过鹿晗、吴亦凡

刘宇宁驻场的安东老街,也因为“摩登兄弟”形成了“景点中的景点”,每天来驻足围观的群众实在太火爆,据说,刘宇宁出行都需要跟随多名保镖,气势不输任何当红艺人。

老街里有一家养生驴肉馆,到了晚上会莫名地被潮水一样的人群所包围。因为这里,是摩登兄弟每天直播的地方。

数以万计的粉丝从全国各地赶来,通常从下午三点就开始排队,紧紧地贴在店面的门外。这是在以往的主播里从未出现过的规模,借助社交平台和互联网,摩登兄弟首次验证了当红主播的线下号召力。

为了近距离地接触到主唱刘宇宁,粉丝们不顾六月份闷热的天气赶到老街,几乎人手一个迷你电扇。

她们大都化着精致的妆,精心打扮,就像奔赴一场期待已久的约会。当我们到达现场时,乐队的键盘手大飞和电吉他手阿卓已经在搬运设备。而门窗外的粉丝还在等待刘宇宁。

在现场,还站着两名老街的保安。其中一个保安说,本来摩登兄弟都是在店外直播的,直到半个多月前,围观的粉丝突然暴增,直播现场一度失控。

靠翻唱成为“抖音第一男神”,粉丝过2000万,超过鹿晗、吴亦凡

和一般的明星演唱会不同,刘宇宁的直播演唱会没有座位——小小的驴肉馆艰难地分割出一个角落,用来放置电脑和直播设备,刘宇宁每晚坐在那里和直播间的粉丝互动。而两位乐器手则置身于现场声嘶力竭的粉丝尖叫声中,时常被挤到变形。

晚上七点左右,店铺外突然沸腾。主唱刘宇宁在几个人高马大的保安和好友的帮助下,扒开骚动的人群挤进直播间。在打开门的瞬间,粉丝们疯狂涌进,巨大的声浪像是要把这个小小的两层驴肉馆给彻底淹没。

可以看到几个长相稚气的女孩呼吸急促,有一种要哭的激动。她们有人为此坐了飞机又换乘火车,一千多公里地赶过来。

一些歌经过刘宇宁略带摇滚节奏的重新混音后,别有一番味道。网络上比较脍炙人口的《再见只是陌生人》、《我对自己开了一枪》、《纸短情长》、《走马》等歌曲都引起过不小的轰动。

他们在酷狗音乐的歌手热度排名也直线上升,热度排行已经达到了总歌手第三名的位置,仅次于周杰伦和薛之谦。

传统的人气明星不能跟粉丝有太多交流,签名拍照录视频这些都需要有所控制。这样做的目的是,创造神秘感和距离感。

但是从直播素人变人气偶像,刘宇宁还始终保留着一些很亲民的特质,礼貌、谦逊、温文尔雅,对粉丝有求必应。

靠翻唱成为“抖音第一男神”,粉丝过2000万,超过鹿晗、吴亦凡

刘宇宁每天要到凌晨12点才能彻底结束直播,只有趁下播后夜宵的时间才能和乐队的两个兄弟聊事情。“有段时间我都熬的不行了,特别崩溃。”吉他手阿卓说。

走红后,刘宇宁基本都是天亮后才拖着灌了铅一样的身子回家。楼下的早点摊开始熙熙攘攘,小商贩也支起了摊,车流声和吆喝声穿插在一起,浓重的烟火气对于刘宇宁来说,是一天最放松的时刻。

从小,刘宇宁就有明星梦。

他跟着爷爷奶奶一起长大,家境不好,没念过什么书,残缺的原生态家庭让他始终有种自卑,但也对改写命运有强烈的渴望。

平时也不爱和人说话,无聊了就看电视。他看到那些打扮新潮的歌星,在舞台上连唱带跳,而台下是粉丝们的疯狂簇拥。这个光芒四射的形象,深深印在他的脑海里。“那会儿,我一直想当四大天王来着。”他很认真地说。

刘宇宁所生活的那个年代,丹东还没有今日的发展,整个经济环境都很低迷。上中学的时候,大伯陪着他去看中专技校的招生简章。除了寻常的厨师、美发等职业,“唱歌”两个字陡然映入刘宇宁的眼帘。

他试探性地和大伯说,我想学唱歌。孩子的生活苦,大伯知道;孩子有梦想,他也知道。可在当时,梦想和填饱肚子是无法划上等号的。“学唱歌要花不少钱呐,咱学点实际的,以后有门手艺也有个出路。”最后,刘宇宁报了厨师专业。

之后,他干过厨师,当过服务员,还摆摊卖过衣服。但他不死心,“刘若英成名前还刷过厕所呢”,然后把家里哥哥淘汰下来的一把旧吉他拿过来,该修的修,该补的补。平时一有时间就缠着哥哥教他弹吉他。

他开始在酒吧驻唱,一晚上唱十几首歌,一唱就是8年。“那会儿我以为我抓住了机会,其实并没有。我不安于只在酒吧唱歌,更别说直播间了。”刘宇宁说。

后来,他开始做直播,和键盘手大飞、吉他手阿卓形成了一个非常有默契的铁三角,加上颜值能打,唱法另类,他们慢慢有了比较受欢迎的翻唱作品。

靠翻唱成为“抖音第一男神”,粉丝过2000万,超过鹿晗、吴亦凡

直到开始玩抖音,把直播从室内搬到了户外。青春洋溢的气息,形成反差萌的沙哑嗓音,他们的热度从每个年轻人的手机屏幕中扑面而来。而基于刘宇宁的颜值,总能为他们带来源源不断的曝光率。

“外形小奶狗”是网上对刘宇宁最多的评价,甚至比“小鲜肉”还要再物化一些。

有专家曾经分析过,这种精致好看的偏中性男性长相都被称为“泛东亚柔和男性气质”,隐射的是当代女性自我认知意识和社会地位的提高。

所以在刘宇宁的直播现场,都是清一色的年轻女孩。寥寥几个男生,也是为了陪女朋友来的。而在微博上,每一条动态下面的留言,几乎都是女孩。

在一次直播现场,一个男生为了吸引大家的注意,大喊一声:“宁哥,我爱你!”所有人都笑了。

在刘宇宁的几个主要粉丝群里,大部分女孩喜欢他的原因不外乎:先是被颜值吸引,然后又被他的暖男品格所打动。

她们把刘宇宁的大部分特质和行为都理解为优点,比如从不拒绝和粉丝拍照,签名,为人低调谦卑,还会花式宠粉,实力宠粉。

和现在网络上流量明星的“女友粉”不一样,刘宇宁的粉丝从不相互嫉妒或打压,她们乖巧听话,有着一致的团结。

靠翻唱成为“抖音第一男神”,粉丝过2000万,超过鹿晗、吴亦凡

身边的人似乎都不曾想到,在人才济济的歌坛中这个不怎么起眼的新人组合,会通过几个短视频,突然红了起来。包括刘宇宁自己。

演艺圈火速走红的年轻艺人,为了适应环境,会让自己快速成熟;为了取悦观众和粉丝,各式各样的人设框架背在身上,注定也失去了自己身上最宝贵的一些东西。

刘宇宁和他的摩登兄弟,最让人欣赏的地方,是在这个流量为王、颜值至上的媚俗时代,还有一番雄心壮志,为自己的音乐梦时刻准备着。

做小奶狗岁数太大,做实力歌手资历太浅,刘宇宁不得不面对自己目前极为尴尬的定位。甚至,他几乎失去了自由,只能把自己最好最有亲和力的一面呈现出来。

即便有网友评价刘宇宁“一米九的身高装着两米高的情商”,但是迅速蹿红带来的无形压力,还是需要小宁好好的消化。

待他日,摩登兄弟有了自己更多的原创作品,有了更多更大的舞台,想必就会创造拥有持久影响力的“神话”。

但无论如何,他们不应该忘记感谢“抖音”,感谢“抖音”热情的“吃瓜群众”们。